当前位置: 红网 > 园区频道 > 正文

此心安处是吾乡

2016-03-15 16:40:55 来源:红网综合 作者: 编辑:刘露
  大学时代,我是个不折不扣的“文艺专才”。那年代的大学没有“跨界思维”、“通才培养”的概念,遂以程式化的专业训练培育艺术的灵动。对于本专业我越得心应手,越感觉“隔行如隔山”——山外的天地何其宏阔!于是,硬生生将大学多读了一年。五年里学人力资源管理、学财会、继而干脆休学一年学理疗,返校后又转型开设俱乐部,最后转做瑜伽培训班。用别人的话说:晓岚太不安分。常言道“习学六艺方得要领,”然而五年结束,六艺在身,那颗躁动的心,却并不曾真正得到片刻安宁。
  
  因缘奇巧,学艺术的我回乡求职,谋得的竟是一份办公室里的统计工作,日日与过去最深恶痛绝的数字打交道。这份工作,最是繁琐却又最是细致,简单逻辑却又错综复杂。对于从小大大咧咧、不耐繁剧的我,几乎是无所适从。用了大半年的时间,渐渐学会了让狂心歇息,止于当下。将灵性的向往收藏,日复一日往来于家与办公室的两点一线;将艺术的激情冷却,凝于眼前的一台桌、一张椅;将胸中的大千世界隐去,化为比特世界里一排排一张张的表格,一行行一列列的数据,一点点一星星的符号。
  
  如此这般,竟然又是一个五年!五年中加班加点、没日没夜、反反复复、苦口婆心……局长老开我玩笑,说统计工作成就了我的婚姻:要不是那两年天天晚班,赛哥(我先生)怎会有机会。五年来生活似乎一直在重复,但又何尝不是变化万千;事或许不曾变,而面对事的这颗心、这个人,已然不同。枯燥重复的统计生活规划着我,却跳脱出一个面目一新的我——依旧是这台电脑、这张桌椅,我已经学会凡事细致、有条不紊;依旧是满屏的表格和数字,我已渐能做到指尖轻盈,心头安稳。无论如何庞大的数据和表目,总可以寻到一个下手处,此后从容展开,计日程功,水到渠成。从最开始的无可适从,到现在似乎已经无可不从。其中曾有过无数把辛酸泪,然而,此际抬眼处,一片碧云天。
  
  记得那一袭长裙的青涩,记得那办公桌旁的彷徨,也记得深夜挑灯的苦屈,更记得奕奕神采的喜悦,步步生莲的从容。《金刚经》载,佛告须菩提:“应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诚哉斯言!生命的真正安心处,不在远方,不在他处,就在“此时、此地、此身、此人”。正如苏东坡言:“此心安处是吾乡”。
  
  (经济发展局 符晓岚)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