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园区频道 > 正文

两张照片告诉你 智造湘军凭什么起舞“一带一路”

2017-05-19 17:03:37 来源:红网 作者:易添麒 曾青青 编辑:刘艳芳

从拒绝合影到致敬中国匠心。泰富重装与塞拉利昂顺利签订7.08亿美元弗里敦港改建工程合作协议。

泰富重装集团与尼日利亚克罗斯河州签订合作谅解备忘录。

  时刻新闻记者 易添麒 通讯员 曾青青 湘潭报道

  2015年,收获包括塞拉利昂等国20.1亿美元海外订单……

  2016年,收获印度、肯尼亚、尼日利亚等国订单逾70亿美元……

  2017年一季度,签约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利姆璐新能源电力项目,签约金额2亿多美元。

  投产3年,产值过百亿;出征“一带一路”,“亿级”美元订单不断。2014年开始,泰富重装乘“一带一路”东风起舞:从东北亚之滨到非洲之角,再到悉尼湾之畔与安第斯山之麓,这家百亿级湘企不仅让“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纷纷点赞,更让中国智造和湖南创造名扬海外。

  “借助亚投行、丝路基金的平台资源,泰富重装未来3至5年将力争实现海外业务占比50%、总体市值1000亿元的目标。”泰富重装集团董事长张勇说。

  泰富重装为何能成为扬帆“一带一路”的先行者?5月18日,记者走进这家百亿湘企,在这里,相关负责人为我们讲述了数张照片背后的故事,从中或可窥见智造湘军起舞“一带一路”的奥秘。

  一张与塞拉利昂总统的合影:

  从拒绝合影到致敬中国匠心

  2014年5月,借助中非合作计划,泰富重装第一次介入非洲市场。这也是泰富重装海外公司副总经理张国艳第一次见到非洲国家元首。

  双方对接的是塞拉利昂国家重点项目——塞拉利昂伊丽莎白二世港(简称“弗里敦港”)改扩建工程。在塞拉利昂,与对外贸易发展密切相关的交通运输业发展滞后,尤其最重要的水运基础设施不够。塞拉利昂虽有33个大小不等的港口和码头,但海港仅有弗里敦港一个,可停泊船只等级也仅为万吨级船舶,与当地发展需求极不匹配。

  初次对接就让泰富重装海外团队感到了重重压力。张国艳回忆,在深入交谈后,塞拉利昂总统科罗马婉拒了与泰富团队合影的请求。原来,此前已经有多个国家乃至中国企业与塞拉利昂接触,它们提交的项目计划书与会谈时的口头约定差异较大,塞方对这几次对接均不满意。

  为此,泰富重装团队仔细地研究了弗里敦港改扩建项目。180个日日夜夜,他们设身处地在环评、金融服务、后续运营方面为塞拉利昂进行了详尽的规划和远景考虑。

  终于,当张国艳将这份耗时半年、厚达1000页的报告提交给塞方时,获得了塞拉利昂总统高度肯定,一张湘企携手塞拉利昂的合影就此诞生。

  这份合作的考验还未结束。2015年3月,塞拉利昂交通部邀请泰富重装前往非洲进行商务合同谈判,这一时期正是埃博拉疫情肆虐非洲的高峰,这不免让泰富团队心头惴惴。

  “当时只有削尖脑袋往外跑的,就没有再往塞拉利昂飞的。”张国艳回忆。

  尽管如此,泰富重装海外部还是如期抵达了塞拉利昂机场。在这里,他们受到了贵宾式的接待,塞拉利昂交通部、财政部领导的话更让张国艳倍感自豪:“感谢你们,请允许我们向中国企业致以最高的敬意!”

  一个月后,泰富重装顺利签下7.08亿美元弗里敦港改建工程合作协议,智造湘军的旗帜终于飘扬在了塞拉利昂港口之上。

  签约尼日利亚:

  助推湖南牵手克罗斯河州

  尼日利亚联邦共和国位于西非东南部,是非洲能源资源大国、非洲第一大经济体,也是非洲第一大石油生产和出口大国。

  2015年,泰富重装获悉,为进一步扩大石油等出口贸易且扩大进口需求,尼日利亚计划在其东南方向的克罗斯河州卡拉巴尔建设该国第一座深海港,同时配套修建高速公路及机械化农场项目。

  为了准确把握尼日利亚这一项目的建设需求,泰富重装集团CEO谭浪等人迅速组织队伍,前往中国驻尼日利亚大使馆及经商处拜访和交流,详细了解尼日利亚经济发展和投资政策等情况。

  经过大量的前期准备工作,泰富重装与克罗斯河州展开了高效的对接。2016年10月14日,双方在克罗斯河州政府办公室就合作项目签署谅解备忘录,谭浪与州政府秘书长Barr. Rosemarry Itu Ekeng女士代表双方在备忘录上签字,为项目后续的顺利开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泰富重装也没有预料到,这一项目签约不仅企业斩获巨大,更大大引发了尼日利亚克罗斯河州对湖南的兴趣。此后,克罗斯河州与湖南之间的沟通不断增强。

  根据协议,泰富重装负责克罗斯河州三个泊位长度为1.2公里的深海港项目、贯穿克罗斯河州南北轴线的高速公路项目及机械化农场的开发项目,总金额不低于30亿美金。

  刚刚过去的4月,湖南省副省长何报翔率团赴埃塞俄比亚、尼日利亚、阿联酋等地进行项目对接和实地调研。在尼日利亚克罗斯河州,湖南代表团考察了克罗斯河州新城、自贸区等项目。基于以往优质的合作对接,克罗斯河州亲切地向湖南这一“老朋友”伸出了橄榄枝。

  在这里,湖南与克罗斯河州签署了《友好州省意向书》,这一跨国省州关系即将揭开新的一页。

  优化全流程服务

    提升对接“一带一路综合实力

  万斛之舟,溯于急流之中,片帆可以去千里。在引领湘企进击“一带一路”的过程中,泰富重装不仅实现了规模的壮大,还通过这一国家战略找到了企业转型发展的新天地和新模式。

  创立之初,泰富以散料输送单机产品制造业务为主,并没有脱离传统制造企业的窠臼。

  谭浪认为,国内经济的“产能过剩”不是“绝对过剩”,而是“低端过剩”“碎片过剩”,多数缺乏关联性的客户服务个体都处于产能过剩状态。

  “唯一不过剩的就是将碎片化服务整合成一个全流程服务体系。” 谭浪说。

  为此,泰富重装通过一系列调整打破了原有的设计、制造、施工、服务相互分割及集成性差的格局,从单一产品制造商到系统配套服务提供商的模式转变。此外,泰富还改变了原有的分块供应体系,变成全流程总承包,开拓了融资渠道,迅速获得了海外市场的认可。

  以用户的需求为目的,快速实现个性化定制甚至超越用户的需求。在“泰富模式”下,企业不光为客户提供技术支持,更提供多种模式的融资体系以及全方位的售后服务构架。随着“一带一路”“中国制造2025”等国家战略实施,泰富也不断调整和完善着“泰富模式”的战略方向。

  “我们认真分析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发现一些不发达国家没有完整的设计制造体系,更缺乏资金,泰富从这里看到了商机。”张勇表示。

  在顺利走向国际化之后,泰富重装在产业布局上探索出了特色路子——美洲的重点在于其海工装备行业和港口建设市场;亚洲侧重于国家重点扶持的“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建设项目;非洲则借助于中国出口信保下的买贷模式,参与当地港口和电力建设项目,同时积极配合国内总承包企业在非洲区域的基础援建项目。

  在国内,泰富在湘潭九华已投产的制造基地面积达220万平方米。此外,位于天津临港、湖北沙洋和安徽蚌埠的三个制造基地正在加紧建设,其中天津基地拥有10万吨级泊位,湖北基地则拥有一级航道,安徽淮河沿岸长达2公里岸线的生产基地已经奠基开工。

  通过积极参与“一带一路”战略,泰富不仅极大提升了国际品牌知名度,还为声名在外的中国装备制造业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

  “未来3至5年,泰富重装集团将重点实施打造智造服务平台、工程总包平台、金融服务平台、装备交易电商平台等四大平台战略,极大提升泰富对接‘一带一路’战略的综合实力。”张勇说。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