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园区频道 > 正文

长沙启动第五轮简政放权 向园区精准放权

2017-06-12 10:16:22 来源:长沙晚报 作者:凌晴 编辑:刘艳芳

  长沙晚报记者 凌晴

  审批、核准、备案……一系列令企业焦灼的,政府对园区投资建设项目的管理手段,正在迎来一场巨大变革。

  5月24日,长沙市人民政府第5次常务会议审议通过,向全市13个工业园区下放89项投资建设项目审批权限。与此同时,赋予湖南湘江新区44项市级经济管理权限。

  此举是2014年以来,长沙市的第五轮大规模放权。此次放权,精确瞄准占全市七成以上工业产值的工业园区,在下放权限内容上,被认为数量更多、含金量更高、下放范围更广、对企业的服务更直接。

  因而,“真金白银给力园区发展”成为外界对此次长沙大手笔下放经济管理权限的一致评价。

  精准指向园区经济靶心

  园区是区域经济发展的主阵地、主战场、主力军。

  自1988年长沙开始创建第一个工业园区以来,包括各项审批、核准、备案等在内的这条经济管理权限的“缰绳”一直束缚着园区之中数量规模逐年攀爬上行的投资建设项目。

  2014年以来,长沙深入推进简政放权工作。截至2016年,已先后4批向区县(市)下放227项市级经济社会管理权限。28份行政审批制度相关文件,与权力清单、责任清单、负面清单和流程清单一道,合力将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搭乘东风,部分市级、区县(市)级经济管理权限分别“下沉”至国家级和省级工业园区,以图实现“赋权强园”。

  有舍,方有得。

  从前4轮简政放权来看,长沙所“得”颇多,园区活力和创造力被极大激发。据有关数据显示,2016年1-12月,长沙各园区完成规模工业总产值8367.75亿元,同比增长11.2%,占全市规模工业总产值的72.4%;园区完成规模工业增加值1988.35亿元,同比增长11.9%,在全市规模工业增加值中占比逾六成。

  今年2月6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开发区改革和创新发展的若干意见》,全面部署新形势下开发区工作。

  长沙市委、市政府迅速行动。省委常委、市委书记易炼红多次作出重要批示,提出要“打造审批环节最少、办事效率最高、创业环境最优、体制机制最活的园区”。市委副书记、市长、湖南湘江新区党工委书记陈文浩要求“市级权限尤其是涉及工业企业投资建设项目审批权限要向所有园区下放”。本轮大刀阔斧下放89项经济管理权限到工业园区,强有力地提升了园区发展的自主权和话语权。

  正如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所述,园区正向“权力下放最多、管得最少、服务最优的地方”蝶变。

  政府“端菜”,园区“点菜”,专家“评菜”

  本轮简政放权该如何破题,哪些权力可以“瘦下去”,哪些项目园区接得起来?

  面对一连串问号,市编办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处处长巢国强告诉记者,瞄准“园区所需、企业所盼”,市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牵头,园区、专家学者、政府部门合力完成了一次“点菜”“端菜”“评菜”相结合的创新实践。

  政府“端菜”——市审改办主动将《长沙市人民政府部门权力清单》中涉及的投资建设项目审批权限进行全方位清理,汇总形成了一份拟下放权限目录。

  园区“点菜”——改什么、如何改,园区最有发言权。各园区管委会根据自身需求,进行全面摸底,汇总上报了各自迫切需要的权限目录。

  专家“评菜”——今年2月,一份《长沙市简政放权调研评估报告》呱呱坠地。这份由湖南大学、长沙行政学院专家教授完成的第三方评估报告,将三年来长沙向园区放权的症结和对策一一列明。

  两份目录取“最大公约数”,结合专家的点评意见——产生的下放权限目录讨论稿,被下发至市直相关部门、园区管委会,征求放权意见、承接建议。

  “最终,这89项权限以需求为导向,基本实现了‘放’与‘接’的无缝对接,‘上’与‘下’的良性互动。”巢国强表示。

  放开胆子、迈开步子,拿出“真金白银”

  一石激起千层浪。在外界看来,此次长沙向园区下放的权限,数量之多、含金量之高、涉及面之广,均前所未有。

  “单从数量上来看,89项投资建设项目审批权限,就足以看出放权的力度之大。”长沙市简政放权调研组成员、长沙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副主任关媛媛说,“从放权主体来看,本轮涉及放权部门18家,基本涵盖了投资建设项目审批权限的相关部门;承接主体全面涉及长沙5个国家级和8个省级工业园区。”

  “放权的含金量高,除了体现在涉及企业、园区需求强烈的国土、规划、环保等领域及与项目建设运营联系最紧密的水、电、气、消防、人防等方面外,更重要的是体现在项目审批的‘打包’下放上。”

  据悉,此次放权不仅有行政许可事项,还有与投资建设项目审批相关的行政确认、行政备案、行政处罚和其他职权事项。89项权限中行政许可、行政备案、行政确认三类行政审批事项合计57项,占下放权限总数的64%。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次酝酿过程中,个别关键项目曾在清单内外经历了一番纠结反复。

  “是本轮纳入,还是暂搁再议?是步子过大,还是决心不足?”参与本次政策制定的知情人士称,个别原被纳入拟下放目录项目,中途曾因争议过大而被剔除,最后又出现在最终版本中。

  有消息表示,这或源于主政者拿出的“利大于弊的改革,要放开胆子、迈开步子加以推进”的担当态度。

  “综观整个过程,本轮简政放权的科学性、严谨性等价值诉求,在形成过程中都得到了较为充分的体现。”关媛媛说。

  “这次与其说是自我放权、自我革命,不如更贴切地将其看作一场实体经济发展环境的优化攻坚。”分析人士指出,本次深化改革的靶心瞄准了以园区经济为龙头的实体经济。大刀阔斧“放权”,“扶”起的是活力涌动的实体企业群落,汇聚起的是潜能无限的发展动力。

  放得下,接得住,管得好

  “企业抢夺市场,有时谁先拿到一纸许可,谁就赢得了先机。”浏阳经开区经济发展局副局长、政务服务中心副主任王松林说,“我们办结时间越短,留给企业的决策机会就越多。”

  感慨触发于多年前的一桩遗憾。

  四年前,一家PVC行业的企业属意浏阳经开区。当时全国仅七家同类企业,但当一整套项目审批流程走完,市场上已有30余家竞争对手了。因错失良机,项目最终流产。

  随着简政放权的推进,这样的遗憾或将不再出现。经过前4轮放权并迎来本轮“赋权强园”,目前包括浏阳经开区在内的13个园区,在工业企业投资建设项目审批上,拥有了几乎与市级政府相当的经济管理权限,审批效能大幅提高。

  在长沙高新区管委会,与项目报建打交道多年的该管委会项目报建处工作人员龙卫平告诉记者,墙上的这张《2017年度工业项目报建进度表》可能要重新修改。

  “部分进度可能要往前排。经此次权限下放,企业单是办理国土手续的时间,就可从以往3个多月,减少到1个月,节省了2/3的时间。”

  翻开目录,“工业地产标准厂房项目确认”是此轮中顺应园区企业呼声、提升行政效能而下放的一大“吸睛”权限。

  据悉,以往工业地产标准厂房项目的确认,需经由市经信委牵头的市工业地产联席会议,以一至两个月为周期,分批次审议。权限下放园区后,管委会可根据需求,随时审批、逐个审批。

  “工业地产是保证土地节约集约利用的载体,是为中小微企业创新创业提供发展空间的平台。”市经信委党委书记、主任黄滔进一步阐释,“这一权限的下放,一方面加速了土地等生产要素的供给,推动工业地产持续健康发展;另一方面,对缩短企业办事时间、压实园区管理责任、优化经济发展环境,将产生深远影响。”

  权力结队下沉,园区无疑面临巨大考验。

  放下去的权力,如何接得住?浏阳经开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谈文昌表示,该园区将在抓对接、强队伍、优服务、强监管等多个方面下功夫。与长沙市直部门和浏阳相关部门无缝对接,做到有清单、有责任人、有时间节点;转变职能理念,加强审批队伍建设;加强宣传,扩大政策在企业间的知晓度,并主动接受放权部门的监督和指导,从而借此次权限下放的东风,加快园区发展。

  放权也不是只放不管。市编办(市审改办)主任彭民安告诉记者,目前各放权部门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相关标准制定、监管责任分解等工作,同时市、县两级审改办将会同本级监察部门、政府督查室对下放权限的落实情况跟踪评估,以确保改革见到真成效。

  可以预见,本轮简政放权的红利将逐渐释放,真正实现行政权限放下去,发展活力强起来。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